•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大桥未久 最经典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20 02:03:24

大桥未久 最经典

艺术绝不是一件只动动脑袋就可以的事情,不仅艺术创作需要身体的参与,而且欣赏艺术也极度消耗身体力量。

一为什么我们有时候喜欢“偏执地”去理解人和事情?对此我们通常这样解释:因为我们将事情和人当作孤立的、抽象的、静止的存在

的确如此,这就是形而上学思维

对此有人会辩驳说:这只是马克思所批判的十七世纪以来的那种机械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特定的形而上学,并非全部形而上学,不能因此就否定了形而上学本身的价值(例如古希腊和古代中国的形而上学就有助于我们思考哲学和生命的基本问题)

奇怪的是,这种辩驳似乎也很受欢迎

那么,将形而上学区分为十七世纪以来的特定形而上学和整个形而上学,这种做法是理解形而上学的正确方法吗?形而上学仅仅指称一个对象,那就是在对对象做出无论是知识论还是价值论的考察之前,就已经在思想(观念和意识)中预设了某种和“主体”(现实的感性的人和世界)相对立的“超主体”(超现实、超感性的人和世界),并任由思想受这种“超感性世界”的支配,但是我们却极度自信地认为这种被支配的思想就是真正的“主体”,就是真正的“自我” ,如果是的话,那真的是“太自我了”、“太主体了”

这种思想被支配的形而上学不是某个特定历史阶段的特殊事情,而是一个普遍的事情、一个普遍的遮蔽,就是整个形而上学

因此对整个形而上学的批判和解蔽也就成了一个普遍的任务,这个任务属于批判哲学

我所试图证明的是,为什么人的思想被普遍地遮蔽,在这种遮蔽中,人将自己从事思想事业的权利让渡给了一个对立的“超感性存在者”,从而导致了思想的异化

我想论证的是,思想的异化不是从思想开始的,而是从身体开始的

是身体的异化导致思想的异化

身体是生产的身体,既是生产的主体,也是生产的对象和结果

但是生产的异化并不直接表现为身体的异化,而是首先表现为权力的异化

权力的异化提现在身体的一种被压迫被奴役被支配状态之中,在这种状态下,思想变成了身体的一个工具,而身体变成了外在的支配者(权力主体)的工具,思想因而是偏狭的和偏执的

在身体不自由的状态下,思想的自由是值得怀疑的

身体是什么?是人表达“权力”(支配外物和他人)的绝对主体,正因为身体是权力的主体,同时它也是权力的对象

所以思想之间的斗争,其实是身体-权力之间的斗争

因此,从一种形而上学立场(超感性存在)到另一种形而上学立场(现实的感性的存在),通常需要身体出场,以表达自己的权力诉求,并最终争得真正的思想自由

对于这种批判哲学的任务,康德表述为“什么是启蒙”,尼采表述为“趋向支配的意志”(即权力意志),马克思表述为“实践的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革命

二半个月没有出来了,看过《江湖儿女》之后——贾氏叙事风格和画面,前半部分浪漫主义,后半部分现实主义——一个人徘徊在灯红酒绿的街头,漫步走进商场,左右盼顾,像当初刚进城那般迷茫

为什么到处都是令人眼花的广告呢?看过一遍后我发现自己所需甚少

广场有年轻的歌手在演唱,围了一圈全是女同学,旁边的大叔看我站立良久,问我“住宿吗”?我摇摇头

三《庄子》一书中,多为古音,注疏者在文后注有一些字的读音,一开始不明白,后尝试用粤语声韵朗读,恍然大悟,大多可以明了

若以普通话诵读,则云里雾里

四晚饭后在偏僻的一角散步

山水错落,各类建筑掩映其间,偶有情侣携手漫步,或有快递小哥飞驰而过,一手把把,一手电话

假期里人少,便可以拍到无人无车的道路

五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雨后的缙云山上飘着厚厚的云雾

在校园里散步,走到一号门外,又从李园进来,到地理科学学院前观看中国地形地势图

文章改到第六稿,累觉不爱了

六一心一念里,并悉含古今

是故一念与一劫,非短亦非长;一尘一世界,非大亦非小

故圣人在今,能说古事,皆用追文逆历而得其实

是以今文说古事,古有皆可行,古无不可行

故曰:玉历出世,含规万理

问曰:云何今日心,乃能念古事;云何古昔事,谓在今念里;古事若在今,则知过去未过去;今心若在古,则知未来犹已来;若云定未来,云何有今能知古;若云定过去,云何古实犹在今

既将今心念古事,复将古事系今心

明知一心一念里,含古复含今

以是今古故,一心不可得,以是一心故,二心不可得

是则不一亦不二,能一亦能二,是有亦是无,无无亦无有

以其是有故,将有以历之,以其是无故,将无以历之

[将无以历之],弃无而入道;将有以历之,弃有而出世

世法既生灭,弃世而入道,道性无生灭,今古现无穷

故云:廓然众垢净,洞然至太清,世界非常宅,玄都是旧京

(王玄览《玄珠录·卷上》)七流亡者——失去土地的流亡者,意味着政治的失败

纵观道教历史,道教在何种程度上能够“解决”流亡者的问题,就能在何种程度上成为人们的信仰,继而影响和参与政治;若不能,则被“驱逐”到山水远俗之地

驱逐道教的倒不是哪个人或哪个团体,而正是整个“世俗社会”——一种“分定”后的世俗社会

八逛广东省博物馆,摸了一下两千年前汉代的人工制品,陶片

可是四楼的广东历史文化展厅不开门

九早上,旺角很多商铺都没有开门

狭窄的道路,众多的街区和路口,这很香港

海港城的诚品书店,值得参观和购书

十艺术绝不是一件只动动脑袋就可以的事情,不仅艺术创作需要身体的参与,而且欣赏艺术也极度消耗身体力量,“超景观”艺术展览,超耗体力的展览

十一知识分子有着灵敏的时代嗅觉,能最先嗅得到现代性的征兆,因而知识分子喜欢为时代作出一个诊断,意思大抵是这样的:我们时代的物质文明已经进入了现代化了

知识分子当然不会只停留在这一诊断上,紧接着会说:我们的精神状况和精神生产却远远落后、以及远远不能适应这个现代化了的时代

知识分子最后会抛出这么一种“浪漫主义”的批判立场

的确如此,但是,现代人的精神除了被“地皮发展商的破砖烂泥堵成一潭死水”外,难道还有别的出路吗?难道有一种精神样态是不受任何现代性所玷污的吗?以至于这种精神样态能够成为对任何现代性疾病展开批判的坚定立场吗?还真有

但是我很难从浪漫主义地批判的知识分子那里看到对这一坚定立场的坚定描写

这也难怪,因为这种坚定的立场在现实的生活中尚没有得到完全的反思,怎能通过浪漫主义的批判被把握呢?最后,我的疑问:我们的精神凭什么要跟在现代物质生活的后面亦步亦趋?当然可以跟在后面亦步亦趋,那是选择的自由,但不是全部现代人唯一的和必须的选择

回望2018:微博集锦之八回望2018:微博集锦之七回望2018:微博集锦之六回望2018:微博集锦之五回望2018:微博集锦之四回望2018:微博集锦之三回望2018:微博集锦之二回望2018:微博集锦之一欢迎关注哲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