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欧美图片亚洲小说图区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21 02:58:45

欧美图片亚洲小说图区

潞王府攫取财富的“疯狂”……

(卫辉古民居) 【潞王研究】《明实录》中的“潞王”(十四)潞王府故事之三 1(万历十八年,庚寅,1590)○戊午(正月十五日),潞王翊镠奏:“景王遗下庄田等项,已蒙赐给臣府管业

该巡抚官以册籍未完,欲行题请,议令有司征解

乞敕仍照原议给臣管业

”上已赐允,户部覆湖广抚按官奏景府遗下实在庄田房屋等项,岁该征银三万八千二百四十八两有奇

卫辉去该省千有余里,该府自行征收,往返骚扰,难免侵渔拖欠之弊

有司征收,成化年间事例,宜遵旧制,责令完解

奉旨,庄田地土,查勘明白,还给该府管业

差去人员违旨犯法的,抚按官指名参奏

2(万历十九年,辛卯,1591)(癸酉,九月十一日)○潞王进献子粒银两

赐银五百两,衣三袭,以隆优眷

(朱常淓草书) 3(万历十九年,辛卯,1591)○丙戌(九月二十四日),潞王奏称:依景府事例,较军每军全支本色

部覆允行

4(万历十九年,辛卯,1591)(壬寅,十月初十日)○户部、都察院会议:“景府遗下庄田,先年奏,钦依查给潞府管业

乃今地亩半失,原额租收,比昔较少,潞王具奏请勘

诚有不堪欺隐霸占者合将庄房委官公勘,租课实征,解纳其钱粮,分派二十五州县者

加意催督解送

”从之

5(万历二十年,壬辰,1592)○辛巳(正月二十日),户部题:“王府食盐不许沿途贩卖,例也

潞王贤明安静,远迩共闻,乃典宝马文辅蒙主煽威,与奸徒孙龙等夹贩私盐,关津不敢诘,有司不得问,谓盐政何?岁盐宜照正额,径解本府,严禁沿途夹贩者

若需盐价则有未之国例在

”上是其言

命长史启王戒,饬文辅等

余下,巡盐御史逮治

(长芦盐) 6(万历二十年,壬辰,1592)○癸未(三月二十三日),户部言:“潞王食盐,两淮距卫辉道远,恐官旗藉差生事,奏改长芦运司宜行

长芦巡盐御史查照景王例,岁给如额,仍行南京兵部,照拨运船

若引目,则止为各商贸易设

各王府所无,不得滥请

”上是其言

【简析】 继续讲述发生在潞王府的“故事”

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前因后果可以弄清,但其中的韵味需要自己体会

这六则中除第二则外,皆涉及到潞王向朝廷争求利益的问题

(望京楼石坊) 第一则摘自潞王上奏

潞王之国之前,奏讨“景王遗下庄田等”(即“景王遗下庄田、房课、盐店、盐税、湖地、河泊等所,柴州水租、坑税等项”)

虽然经历波折,最终上谕“庄田准给,抚按官仍与丈勘立界,以便永远遵守”,结果比较圆满

但当地官员“以册籍未完,欲行题请,议令有司征解”,而潞王坚持“仍照原议给臣管业”

明中后期,宗藩的生存越来越艰难,许多应得的俸禄不能如数得到,出现了许多“贫藩”

国家财政困窘,宗藩地位较低,拖欠禄米的现象越来越普遍

潞王地位虽然特殊,但潞王府家大业大,他主张亲自管业“景王遗下庄田等”而不愿经过“有司征解”就是出于上述原因

说白了,就是利益之争

当地有司当然不愿潞王府亲自征收,表面理由是“卫辉去该省千有余里,该府自行征收,往返骚扰,难免侵渔拖欠之弊”,其实不愿放权,不愿宗藩势力坐大,影响当地的财政税收

万历皇帝和朝廷当然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圣旨下达“庄田地土,查勘明白,还给该府管业

差去人员违旨犯法的,抚按官指名参奏”,表面上双方都不得罪,实际上还是偏袒潞王的

如此,我们就明白了潞王府亲自派员到千有余里的湖广征收田税的原因,这实际上是对国家税收制度的一种破坏

第三则摘自潞王为王府军校俸禄支出所上的奏章

潞王援景府旧例,坚持潞王府军校“每军全支本色”

所谓“本色”,是指原定征收的实物田赋,而改征其它实物或货币称“折色”

《明史·食货志五》:“所收税课,有本色,有折色

”《明史·食货志二》:“于是谓米麦为本色,而诸折纳税粮者谓之折色

”即米麦实物赋税为本色,用其他实物或货币为折色

用到官员俸禄上,本色银就是发粮食,折色银就是发钱、货币

潞王要求“全支本色”,还是担心通货膨胀和贬值啊

那反过来想,在国家财政紧张之际,通过增发货币、通货膨胀的方式减轻政府债务,这种办法古人也会,只是财富被悄悄掠夺而吃尽苦头的依然是老百姓啊

潞王的要求当然是“部覆允行”,那么普通宗藩呢?普通官员呢?普通老百姓呢?他们的财富能得到保证吗?那就不敢想象了

(李太后慈寿寺塔浮雕) 第四则乃第一则之延伸

潞王是得到了“景府遗下庄田”,并且“钦依查给潞府管业”,似乎权益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但实际情况却不尽然,因为土地是在变化着的,“乃今地亩半失”,原先划定的庄田因种种原因“半失”,自然“原额租收比昔较少”

也就是说,潞王是很难全额征收得到庄田赋税的,这又超出了后人的认知

因此,潞王“具奏请勘”

潞藩庄田主要袭自景藩,而景藩庄田早已圈定,按常理此一“易主”行为直截了当,不应引起州县赋税的新变化

然而,景王除封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潞王奏得景藩遗地于万历十六年(1588),二者相距二十余年,其间又经历了“万历清丈”活动,土地变化很大

最初,景藩奏讨的是不起科的“闲地”,但本地奸民意图自利,将田投献,隐匿了大量土地及赋税

万历清丈,已经把景藩遗田“悉入版籍”,变成承担国家赋税的额田了

但朝廷把景藩庄田转赐潞王,没有考虑其中因投献而产生的“虚数”,其结果必然是对民田的圈占

况且投献而来的田地在地理上并不集中,王田与民田杂错,管理不便

后来,有的官员想出“改派”分摊之法,把潞藩庄田的大部分赋税转嫁“分派二十五州县”

问题似乎得到了解决,但先前的“潞府管业”就落空了,靠地方官吏“加意催督解送”一定会打折扣的

所以,潞王府庄田要想征得全额赋税是很困难的

(卫辉美景) 第五、六则乃潞王与户部在盐业专卖上的博弈

王府的收入主要集中在庄田赋税和盐业专卖上,我们注意到,潞王之国前后,奏讨了大量的庄田,却没有直接奏讨盐引

有明一代,盐法森严,皇亲国戚自然也想染指盐业专卖,但《大明会典》卷三四《课程三·盐法三·盐引式》有“(弘治)八年奏准,客商军舍人等敢有货卖私盐及于亲王之国收买私盐,买求跟随军舍人等夹带及军舍人等私自买者,保人并牙保依律例发落,盐入官”、“令各王府不得奏讨食盐,其织造官有奏讨引盐越境货卖者,听户部并户科论奏治罪”、“宗室不得陈乞自行捞掣,阻坏盐法”等明确规定

有关潞王在盐业专卖上的特权,《明实录》记载仅有两项:一在万历十一年二月潞王出府(离开皇宫,入住王府),三月“诏给潞王庄地工千顷,食盐一千引,两淮运司解府应用”;一在万历十七年五月,潞王在之国途中,“请将开封府属应食长芦盐归并卫辉府义和店,令其赴店搬运”

从表面上看,潞王府获得的盐业经营特权就这么多

古代盐法秉行分界行盐制,不允许越界行盐

到了明代,形成了“专商引岸制”,即有经营特权的商人将盐运销到指定地点行销

河南居天下之中,本不产盐,主要行销邻近的长芦盐、两淮盐、河东盐

藩王持有盐引当然是为了牟取暴利,由于食盐品质、运输成本、官府管控、盐场价格等原因的存在,慢慢形成了潞王享受行销两淮盐的特权(而不愿行销距离更近的长芦盐)、福王攀比潞王要求行销两淮盐(而不愿行销距离更近的河东盐)的格局

如此,必然会出现“沿途贩卖”、“沿途夹贩”等弊端

这两则资料反映的就是这个问题

潞王府持有盐引就是为了取得暴利,所谓的“沿途贩卖”、“沿途夹贩”应是常态,形同夹贩私盐

官府与潞府在这个问题上的纠缠不会只此一例,很有可能此例反响较大,引起众愤而已

朝廷把责任归之于马文辅“蒙主煽威”,令长史“启王戒,饬文辅等,余下巡盐御史逮治”,从而保护了潞王“贤明安静,远迩共闻”的英名,但却就此趁机“奏改长芦运司宜行”,收回了行销两淮盐的权力,改为行销长芦盐,潞王的特权收到了削弱和制约

在这场博弈中,潞王及潞王府失败者

(两淮盐政) 第二则记述潞王“进献子粒银两”

子粒银源于子粒田

所谓子粒田,本是皇帝赏赐给大臣的农田以及皇室自有的农田,这些田是免于税收的,而且租种这些农田的农民的佃租还要官府去收缴

到了万历时,赏赐的田地已经过多,许多农田慢慢变成了子粒田

张居正上任后力推子粒田税收改革,要求每亩征收三分税银,仅此一项,国库每年可增一百二十万两银

此处潞王进献的子粒银就是自己庄田的税收,是应该缴纳的

可惜的是没有列出具体数额,否则就能推出潞王府庄田的大致数额

如此看来,大潞王还是比较守规矩的,该缴的税额还是如数上缴的

(两淮盐政)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封建宗藩一旦失去了政治光环,剩下的只有对财富利益的攫取了

一般宗藩虽然外表光华无比,但无有生存能力,不能参加科举,一旦政局动荡,天灾人祸,国库枯竭,禄米拖欠,生存之艰难可想而知

潞藩出身虽然高贵,但只靠“奏讨”总不是办法,要想应付日益庞大的王府开支和物价升腾的压力,开辟财源也是生存需要之一

不过,我们没有看到潞王府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对土地的兼并、对盐业专卖的所取、对其他财富的疯狂攫取,这是否意味着潞王府的生存状态与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呢?是否意味着民间故事传说中的潞王与现实生活中的潞王差别较大呢? 我们只是就《明实录》的记载来推断,也许随着新的史料的发现,我们的认知会不断改变,但我想,肯定会越来越接近事实的真相!(潞王府戏台旧址)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